四川多個縣區的基層村幹部都接到神秘電話,電話裡面的人自稱是市、縣級領導,已給村裡爭取了各項專項資金,但是需要給好處費或者購買紀念章。在接到電話後,部分村幹部信以為真,向對方匯款,導致16名村幹部上當受騙。3月30日,記者從達州市中院獲悉,古麗等4人因犯詐騙罪,分別被判兩年至五年半不等的有期徒刑。(4月1日人民網)
  其實冒充領導行騙並不算新鮮事,最近幾年全國各地相繼報道過多起冒充領導行騙地方政府和領導幹部的醜聞。然而,現在騙子連村幹部都不放過,話說,難道幹部就如此好騙?如今,幹部的屢屢被騙,我們不得不引起重視,而騙子“拉虎皮做大旗”招搖過市的行為,更是暴露出了不少問題。
  一是“權力情結”根深蒂固。在不少人的潛意識里,“官”代表著權力,能夠幫助人們實現自己的欲望,因而不少人迷信領導,崇拜領導。就拿該新聞說,騙子的伎倆無非就是以爭取各項資金為誘餌,向對方索要好處費。而恰好這一部分幹部迷信“領導”的權力,能幫其爭取到資金,而當與這樣有權力的領導產生幕後交易之後,就自然而然的建立起了一種特殊的關係,那就是自己背後有人、上頭有人,可以藉機威懾他人,鞏固自己的地位,而以後無論辦什麼事,於公於私也會方便的多。而這也就是部分黨員幹部心理存在規章制定之外,所謂的“潛規則”“走後門”思想。
  二是“籠子外的權力”的確存在。為什麼我們基層的部分黨員幹部會想法設法的追求“潛規則”,當有人用權力尋租時,為什麼我們的幹部會爭先恐後的“投懷送抱”?這不得不說,大概是因為以前的確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只不過“領導”是真的,籠子外的權力是存在的。在現實生活中,由於監督機制不完善,使得部分官員手中的權力成了脫韁之馬。不少時候,“領導”的一個眼神,一個暗示,就會招來下級“投懷送抱”。更有一些“一把手”將公權變成私器,不僅自己能用,與自己有一定關係的人也能借用。這樣的“潛規則”大行其道,給騙子冒充領導行騙留下了足夠的空間。那些喜歡冒充領導的騙子也正是洞悉了這種官場“潛規則”,才將之視為“法寶”,紛紛效仿,甚至變本加厲、鋌而走險。
  三是“自身素質”不夠硬。其實騙子的伎倆很簡單,更沒有太麽多含金量。只要你稍加求證,就可避免上當受騙。首先,據筆者瞭解,一項專項資金的運用,一般說來是要經過申請、報告、考察、批覆等一系列的繁雜程序。對於村一級組織來說,更是需要鄉鎮一級的協助才能有機會申請成功。所以,當你沒有申請過得資金,突然出現你面前時,你是否該掂量掂量呢?其次,就算縣市級為村級單位安排了專項資金,也一定會通過正式的公文程序通知鄉鎮一級政府,再由鄉鎮統一安排,基本不會直接通知村幹部。當有所謂的縣市“領導”對你說你的專項資金申請成功後,你是否該向上級政府求證呢?但遺憾的時,很多幹部面對騙子的誘惑時,不僅沒有打電話求證,頭腦更是簡單到不假思索的給對方送財送物。如此種種,表明瞭一個殘酷的事實,那就是大部分的基層“黨員幹部”自身的素質太低,對於政府很多政策或者法製法規的運行程序瞭解不夠或者說根本不瞭解。
  由此觀之,面對某些“領導”突然來訪,並以權力尋租索要財物時,打電話求證或報警會管用,但不是治本之策。我們基層黨員幹部,特別是村級幹部還需要加強對國家政策以及規章制度、權力運行程序的瞭解,最大限度的提升自己的素質,做一個跟得上時代步伐的黨員幹部。當然,讓公權時時刻刻在陽光下運行才是解決這一問題的妙方,當官員、黨員幹部達到了“人到無求品自高”的為官境界,那麼,騙子喜歡冒充領導行騙的荒誕劇也就壽終正寢了。
  文/梁三石  (原標題:冒牌“領導”行騙,為何一騙一個準�
創作者介紹

林志穎

qqirrsgwrbzk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