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兩小時噴一次,每次20分鐘。”一位廣州市民在越秀區江灣大酒店面對珠江邊的一段騎樓下,用水桶接起噴頭噴出的免費自來水。而原先露宿在噴頭下麵的近20名露宿者就沒有這心情了,自上月底街道城管安裝水管定時噴水,大部分人已經被迫離開。街道城管、物管部門回應,安裝定時噴水裝置驅趕露宿者,是為了美化市容,不得已而為之(1月5日《南方都市報》)。
  有關方面稱,曾經通過巡查、設置花基阻擋物等手段,希望柔性引導露宿者離開,均沒有成功,安裝水管之前,也進行過告知、勸導,還送上棉被等生活用品,希望露宿者投向附近救助站。看來有關方面事先也做了不少工作,這是正確的,但有必要回答,為什麼露宿者不願意投向附近救助站?工作有沒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露宿者到底想的是什麼,這一切有關方面知道嗎?並且努力去滿足了嗎?
  愛美之心,城不例外。但有必要回答,對於一個城市來說,最美的是什麼,最醜的又是什麼?答案應該是:最美的城市形象是以人為美,最醜的城市形象是冷漠無情。可在這裡,有關方面恰恰展現了冷漠無情的一面。這種冷冰冰的城市,這樣的異化“高冷範”,只給人一種遙遠的疏離感,很難讓人生出我的城市我的家之感,很難讓人脫口誦出城市讓生活更美好。很難讓人想象,一個誕生“托舉哥”的花城,在一個角落裡,竟然還有這樣的異景。
  “冷漠無情,就是靈魂的癱瘓,就是過早的死亡”。當一個城市表現出冷漠無情時,即使GDP再高,馬路再光鮮,哪怕一個露宿者、流浪者、乞討者都沒有,也很難讓人生出美的感受。
  江蘇 毛建國/媒體人
  (原標題:城市形象應該以人為美)
創作者介紹

林志穎

qqirrsgwrbzkp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